mg4355娱乐

1953年-1959年初中20班、前高中2班

李如海

不管你考上或没考上大学,高考都是人生的一段重要经历。尽管已过去近60年了,但我对1959年的高考仍然记忆深刻,无法抹去。

我的母校深县中学高中一、二班是1956年9月入学,1959年7月毕业的。我们毕业时两个班共94人,当年高考升学成绩在河北省名列前茅。

据对当年录取通知的统计,两个班共94人中,除2人因身体原因未能升学外,其余92人全部考上了大学。其中,考取北京著名高等学府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本科的分别是5、3、1共9人,考取中国科技大学、北京医学院、天津大学、南开大学、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和哈尔滨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等全国重点高校本科的31人,考取普通高校本科的46人,考取大专院校的6人。当年没有“保送生”或给某些考生“加分”之说,考生是按高考成绩被各校录取的。

对我们深中这两个班优异的高考成绩,当年省教育部门是未曾料到的。同时也完全出乎深中校领导、老师和我们学生自己的预料。因我们是深中首届高中毕业生,大家对升学考试心里都没底。

在三年高中阶段,这两个班同当时全国的高中生一样,边学习功课,边参加劳动,还参加了当年热火朝天的政治运动。

当年教我校高中班的老师多是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他们知识功底深厚且非常敬业。尽管没教过高中毕业班,但他们通过多种渠道不断提高业务能力,很快就驾轻就熟了。

1958年正是全国大跃进的年代,暑假后我们一边在校上课,一边走向社会。先是分散到城镇的工厂和乡村的生产队去宣传党的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三面红旗”。后来改为集体行动,到深南农村深翻土地,接着又到前磨头火车站附近的大广场“大炼钢铁”。但无论我们走到哪里,老师们就把课堂搬到那里,做到劳动、功课两不误。同年秋末冬初,我们高三的两个班才回到学校,开始步入一边学习新课,一边复习旧课的正常轨道。

为帮我们复习,各门课的老师分别把前两年所学的基本知识做了系统总结,列出要点并发给大家,供同学们复习时参阅。

1959年“五一”后,进入了高考总复习阶段,教高三的各科老师们始终陪伴在我们身旁。在备考方法上,经校领导同意,决定以复习和巩固基本知识为主。1959年的高考试题中,恰好是运用基本知识的活题考得多,难题很少。因此,在考场上,同学们答起题来得心应手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老师们提倡“举一反三”,不搞“题海战术”,不做偏题,也不让我们多钻研难题,更不搞骗人的“押题”之举。同时也不让大家“开夜车”,而是让我们有规律的学习和开展文体活动。学校还尽量改善学生的伙食。

老师对我们关怀备至。记得高考前不久,一个大个子女生打篮球时崴了左脚,走路一瘸一拐,疼痛难忍,到校医室就诊后也未见好转。复习功课受到影响,她急得直哭。教我们语文的董万茂老师知道后,扶她到街上找了位按摩医生,很快就为她把脚伤治好了。

在高考的三天里,老师们随时注意同学的情绪变化。每门课考过后都要听同学介绍考试情况。他们总夸奖大家考得不错,为我们鼓劲、加油。当高考第二天考完物理后,有几位同学觉得考的不理想,认为升学已“无望”,准备放弃第三天的考试。老师们发现后很着急,在两位班主任老师董万茂和朱焕儒的组织下,立即分头找这几位同学做心理疏导工作,使他们又信心百倍地出现在次日的考场上。过后,李峻泰同学深有感触地说:“若不是几位老师及时开导,别说我能被北京大学原子能专业录取了,恐怕那年连上大学的机会也没有啦!”

当年,有位同学拿到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因为家庭困难,想放弃。几位老师知道后马上找到并告诉他:“大学都设有助学金,家庭困难的可以申请。退一万步说,如果申请不上,我们几位凑钱也能供你读完六年大学的。”听罢老师们的话,他非常感动,便如期愉快地到清华大学报到了。入学后他申请到了高额助学金,顺利完成了学业。

当年,我们两班的同学多是农民子弟,学习目的明确,思想单纯,态度端正,刻苦努力。对升学都是按照校党组织和领导要求的那样: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即考上大学就到校认真学习,将来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服务;考不上大学就返乡做新式农民。所以,高考对我们没有负担和压力。我们在个人复习的基础上,有计划地进行小组讨论,互相启发。还每天坚持雷打不动的晨练和下午一个小时的体育锻炼。同学们大都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这是搞好升学复习和考试的“本钱”。

当年,正式填表报志愿是在高考前进行的。同学中只有少数人早就选定了专业方向。朱淑贞同学受家庭影响,决心从医,她报了天津医学院,顺利被录取。孙运生同学由于父母过世早,他孤身一人,便立志参加军事工程建设,故报考了哈尔滨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并被录取。赵金铃同学一心想学医,但希望早点参加工作。他嫌北京高校的医学专业本科都是六年多的长学制,不想报。后听传西安第四军医大学本科的学制是四年,就报了并被录取。但一入学就“傻眼”了,因该校学制也是六年。当他知道上学还算军龄后,就安下心来进入了学习状态。

当年,不少同学只是从兴趣出发去选志愿的。1958年深中初次用上电灯时,宋淑萍同学帮老师安装过几盏电灯,对“电”产生了兴趣,报志愿时专挑带“电”字的专业填。她见天津大学无线电系有“电”字的专业,就报了并被录取。吴俊如同学是位讲卫生、爱清洁的女生,她填报了北京医学院的卫生管理专业,也被录取了。贾文榜同学1956年初中毕业时报考空军飞行员未果,这次他报考了北京航空学院,亦如愿以偿。

有不少同学报的志愿是在老师“参谋”下确定的。祖振扣同学的英语好,但他原填报的志愿都是汉语专业。教英语的朱焕儒老师建议他改报英语专业,他照办了。结果被北京大学英语专业录取,毕业后到国家外交部做了外交官。我在中学阶段一直是学生干部,原填报的志愿都是文学专业。校长宿子衡老师建议我学政治理论专业,于是我就改报了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基础系,结果也被录取了。毕业后留系任教并评上了教授。30多年前开始专门从事公务员制度的教学与研究,后成为该学科的知名学者。

我们所填报的第一志愿也有两人被招生大学改了的:王昆明同学原报的是北京大学生物物理系。他的考试成绩很好,但他的眼睛有些弱视,不适合此专业,于是北大的招生老师就将他改录到数学系了。毕业后分到某军事院校任教并评上了教授;刘金尧同学原报的是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清华的招生老师见他成绩优异,各方面条件又好,就将他改录到该校工程物理系的一个尖端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并评上了教授。

记得当年还有两件“巧事”:一位同学在复习化学时碰到一道难题,他百思不得其解,就放下先做其他习题。在解析新题的过程中,他触类旁通,忽然想出了那道题的解法,并得出正确答案。恰巧当年高考化学试卷上就有那道题,他高兴得很。还有一位平时喜爱博览群书的同学,高考复习阶段还参加了校学生会组织的一场演讲会。他演讲的是一个英文故事。恰巧当年高考英语试卷后部分“英译中”的内容就是该故事英文原版的节录。他的英语试卷是该考场中第一个做完的。这两位同学是幸运的,可见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2019年09月05日

聚焦高考 追求高效
母校,我们想念你

上一篇

下一篇

忆1959年的高考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
Baidu